牛牛彩票

博物君子第11期 | 专访中山大学园林及生态经济规划设计研究所所长 钟晓青博士

本文来源:博士科技 创建时间:2019-04-23 16:16:49

人物简介

      钟晓青,中山大学园林及生态经济规划设计研究所所长、广州建设科技委园林专委会副主任,中国首位生态经济学博士、广州市第十届政协委员。兼任广州建工设计院副院长、香港景观规划设计院副院长。


微信图片_201904151531417_副本


独行君子

步入中大校园,古朴雅致的建筑映入眼帘,西南方的测试大楼中,钟博士在办公室里泡上一壶清茶,接受了我们的采访。环顾钟博士的办公室,书架上、桌子上甚至地上都放满了书籍。小编觉得,用“书山有路”来形容这间办公室也不为过吧。

 

钟博士出生于湖南湘西,是个地地道道的土家族人,因此他也有着土家族人果敢执着的品质,这份品质也是钟博士对自己认定的事物坚持到底的源动力。回忆起25年前开始“生态经济学”博士研究生学位方向选题的情景,钟博士仍旧难掩激动:“那时候我被视为另类,受到生态学和经济学权威的质疑。但我相信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

最终,在导师的坚持和鼓励之下,在学术界“敢于吃螃蟹”的钟博士凭着一股子狠劲,顺利拿下学位,并成为中国首位生态经济学博士,开始了在这个领域的一系列研究。

也是凭借着这份果敢执着,钟博士深入钻研文理工三科,在(生态)经济学、生态学、园林设计三大领域都颇有建树。横跨三科做学问虽然能够博采众长,但过程却异常困难,其中就有旁人的不理解、不支持,但钟博士从未想过改变研究方向,只是笑着自侃道:

 

“我们这个专业现在就像田埂边缘的稻苗,兼具了边缘优势和边缘劣势。”


微信图片_20190415153141


观点超前,立场坚定

      在学术上,钟博士是一个观点超前、立场坚定的人。

      1994年,北京路步行街与上下九步行街尚未封闭车行道,人车抢道导致该路段经常严重拥堵。有关部门召集专家商讨解决方案,有人说拓宽道路,有人说加强交通管制……钟博士则提出“封路”的观点,要求禁止车辆通行。钟博士的观点一提出,便受到大量质疑,大多数人认为解决拥堵应该跟“大禹治水”一样——宜疏不宜堵。钟博士据理力争,从科学和人文的角度论证自己的观点。最终钟博士的提议得到采纳,上下九步行街也成为了我国现代最早的步行街。

      1998年,广州南部的一片森林果园因带来的经济效益过低而被迫荒废,当地居民提出将农用土地改为商用,增加当地收入。地方政府召集大量专家学者研讨解决方案,钟博士作为生态经济学领域的专家参与了研讨,并提出“生态效益经济化”的观点,建议政府将果园建设成生态公园,在为当地果农带来收益的同时将其对环境的影响降到最低。而这座生态公园正是今天被誉为“广州南肺”的瀛洲生态公园。

      在钟博士的学术生涯中,类似的经历还有很多,而他一直坚守自己的观点,面对质疑不卑不亢,或许这份坚守要几年才能看到结果,但只要知道自己的努力能让社会发展得更好,这份坚持就不是徒劳。


微信图片_20190415153501_副本


寂静的春天

      “生态经济经过中国千年的孕育,却诞生在美国《寂静的春天》里。然而美国人并不养育它,华夏文明的沃土却使之发展壮大。”谈到对生态经济学起源和发展的解读,钟博士说了这样一句话。

      1962年美国海洋生物学家蕾切尔·卡逊出版了《寂静的春天》一书,引发了大人们对生态和经济之间关系的思考,而在此后数十年里,除了寥寥几篇文章以外,生态经济学在美国没有激起更大的水花。

牛牛彩票       1980年8月,已故著名经济学家、原中国社科院副院长许涤新先生在青海省西宁市召开的全国畜牧业经济理论讨论会上提出:“要研究生态经济问题,逐步建立我国的生态经济学。”这一天被认为是中国生态经济学发端的日子。随后生态经济学在众多专家学者的努力、国家政策的支持之下,在我国得到了迅速的发展。

       钟博士将科学分为了“物态科学”和“生态科学”两大类,与之对应的便是“物态文明”和“生态文明”。钟教授告诉我们,所谓“物态文明”,就是现代的物理化学科学文明,是以物质利益至上的物质化世界的近现代文明,而“生态文明”则更注重人与自然的和谐。

      大多数环境污染无法通过治理恢复到污染前的状态,而“人与自然”关系的破裂往往是不可逆的。此外,环境污染治理的脚步想要跟上物态科学的脚步也十分困难,对于这个现状,钟博士认为:“生态科学必须要给物态科学戴上生态文明的紧箍咒。”要在起点构建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关系。


微信图片_201904151531412_副本


谈谈教育

      今年两会教育部长再次提出小学生减负问题,从2009年教育部发文提出“小学生在校时间不得超过6小时”至今,我国连续十年将“减负”作为主要教育思路。

      作为众多在教育这条路“走到黑”的博士教授的一员,钟博士对于“减负”提案持反对的观点:“中国走出了最艰难的时刻,想要尝试实行‘快乐教育’,但是‘快乐教育’在国外行得通就能在中国行得通吗?其实不然,说到底我们的国情并不适合这种方式,这可以参考日本宽松世代时期。

      我母亲过去说的一句话对我影响很深,她说,怕辛苦的人辛苦一辈子,不怕辛苦的人辛苦半辈子。我们的教育不应该是让孩子从小就不吃苦,而应该让孩子们学会以苦为乐,学习不应该被当成吃苦。”


微信图片_20190415153141_副本


与博促会的那些事

      钟博士是博促会的创始会员之一,18年来,他见证着博促会从博士们的联谊组织转型为博士们成果转化、资源对接的平台的整个过程,对博促会感情十分深厚。早在博促会初创时期,钟博士就曾写过一首博士之歌,表达了博士一直追求的崇高理想。

      让我们以这首歌的歌词,结束这次的专访稿:

 二十年博学,饱读世事沧桑;

八十年审问,辨识学科光芒;

博士,那是终身拥有的荣誉;

牛牛彩票博士,那是报效国家的理想;

啊!黑色的顶戴,黄色的流苏,

我们一生求索,

从不彷徨!

牛牛彩票以人类的名义,展开宽阔的胸膛

迈步!

牛牛彩票学衔永远,道路伊始!

牛牛彩票我们是科学的精灵,我们是理想的灵光!

……


微信图片_20190415160239_副本

牛牛彩票钟晓青博士与博促会小秘合影


1546513059(1)

1548312419(1)


分享到:
COPYRIGHT © 版权归属 广东博士科技有限公司